援助的双手, 治愈的温暖

每天睡着后,都担心自己第二天不能再醒过来。逐渐失去你最珍贵的记忆,甚至不能记得你心爱的人。与致命疾病搏斗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时刻,会让患者去抉择:是屈服于恐惧还是拼尽全力与之战斗。Nguyen Thi Kieu Vuong,一名来自越南的年轻律师,正是由于不愿对病魔妥协,来到了康民国际医院的Horizon癌症中心寻求治疗。
 
她的抗癌故事开始于2014年,正是那一年,医生怀疑她得了乳腺癌。 “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胸部周围有疼痛感,于是去看了医生。他们在我身上取了一些组织样本去做检查,最终的诊断是,我患有淋巴癌(一种血液癌症,由白细胞病变引起)。当时,我感到晴天霹雳,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回忆道。

“我在胡志明市的医院里经历了8次化学疗程。肿瘤消失了,但不久之后我发现自己十分虚弱,伴有严重的头痛。再次去看医生时,发现癌症又回到了我身上。本该在淋巴结的癌症已经扩散到我的脑部。当时我感到极度的焦躁不安。

 

Horizon癌症中心的新开始

 
Vuong小姐病情的紧急性,还有逐渐意识到这个癌症对她身心的并发性影响,促使她加大了对治疗方法的搜索范围。
 
“寻找合适的治疗几乎压倒了我。我知道自己必须要等很长时间,才能在越南接受来自最好的肿瘤科医生的治疗。我甚至担心自己在剩余的人生里,都等不到这个时候。但在不久之后,我遇到了一个癌症治愈者,他跟我分享了他的一些经历。同时,我身边的一些朋友也对癌症治疗这个课题有一定的了解。他们一致建议我去泰国的康民国际医院寻求治疗。
 
事实上,在韩国、新加坡、甚至美国还有一些其他的医院选择。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康民,因为在以前的假期,我曾经去过泰国,并且非常享受在泰国的经历。曼谷离越南只有2小时的飞行距离,而康民在癌症治疗上也有非常好的声誉。同时,康民在治疗上的花费相对于其他的医院也非常有竞争力,所以我选择来到泰国。

 

治疗的温暖

 
在治疗扩散到她脑部的癌症时,一件事情的发生让她重新获得了力量,并得以坚持下去。
 
“当我刚来到这里治疗时,医生给我安排了一个化学疗程。当我的白细胞减少之后,他们会给予我相应的药物治疗直到我的身体能支撑起下一轮的化疗。我一共进行了12个化学疗程。在我的化疗结束以后,医生告诉了我接下来迎接我的是什么。我经历了一个手术去移除脑里面的癌细胞,并用自己的干细胞进行了干细胞疗法。我对一切的治疗都感到非常焦虑。我曾担心自己不会从手术中醒来,也担心自己会失去记忆,不记得所有人,甚至我自己的家人。我担心自己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
 
“但医生一直保持着他一贯的笑容和乐观的态度。他甚至和我说我醒来的时候会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换了个新头一样清爽!听起来很愚蠢,但他的做法让我感觉好了很多。但当手术日到来的时候,恐惧感依然包围着我。就在手术安排好的那天,我的手紧张的像冰块一样冷。但你能相信,一个护士马上察觉了出来,还用她的双手紧紧抱着我的手吗?我手上的冰凉感逐渐融化,一种难以形容的温暖感取代了它。之后的手术进行得十分顺利。

 

最好的治疗来自于我们自己

 
Vuong小姐现在已经从癌症中痊愈。尽管她每六个月仍需要进行一次复查。在过去五年的12次的身体检查中,她没有再一次查出复发。
 
“我必须感谢Horizon癌症中心的所有人,使他们让我恢复了健康。我的记性依然很好!我也要感谢我的医生,是他让我找回了得病前的幸福感。同时,我深深的感谢那名与我并不认识的护士,是她在我最害怕的时候给给了我真诚的同情心和温暖。是这一件件的小事,是这持续的、从医院员工里流出来的包围着我的善意,让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从没有这样被关心过。同时,我也看到了这里的所有人是多么的专业,连静脉注射都是无痛的。此外,在治疗的全程中都有翻译陪伴着我,所以我和他们在语言上并没有出现任何障碍,这让我十分安心。
 
她笑着说,对所有正在面对癌症的人,请你们记住,在治愈癌症上,医院只能帮我们出一半的力,剩下的一半只能靠我们自己。我们需要做自己的啦啦队,绝对不能屈服在疾病里面,而最重要的是,我们决不能不听医生的意见胡乱决定自己的治疗方法。
 
Rating score 10 of 10, based on 8 vote(s)

Related Health Blogs